橘色薄荷糖

【疑问】问心无愧这样的想法真的很天真么?

有个问题哈:成为一个辩得清自身所为对错,在心底有秆秤,无论做什么都问心无愧绝不后悔,知道自己的能力界限,对自己的因果报应一律坦然的人很困难么?也是很天真的想法么?

【搞事】

那什么……我想搞个冰九友情向长篇脑洞,大致是沈老师世界线的双生子九哥和番外线冰哥的故事,先发上来脑洞搞个事情(滑稽)

看看会不会被打死再说


我他妈!我就是爱国怎么了?什么时候爱国成了智障?喵喵喵?
我不是民族主义,但爱国不是必须的么?支持自己国家的优秀成果不是不是必须的么?你不支持你的国家热爱你的国家难道让川普安倍皿煮人权拉动GDP送你上王者?
美分日杂秃子请圆润的离开。
对了,如果列表里有人和图片里这帮奴才是一样的想法,
抱歉,素质27连谢谢不送。

拾街:

温热冰冷:

拯救了只会写红衣白衣青衣的孩子( ¯ᒡ̱¯ )و

Judy嘿呀:

明代常见衣服颜色一览表,写文可用

时隔两年。真的很高兴认识你

良心书评不解释

裴无名——大纲三千下笔一百:

渣反是个套路故事,只不过写得很让人舒服,逻辑很顺畅,曾经我是这么以为的。


真香。


友军,别打我。


到后来我一再的读,还买了实体书,我开始觉得洛冰河这个角色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由于视角的原因,他身上隐去了许多的东西,有的可能过于残酷。他也象征了一些东西。他真的是个有意思的人物,我那时候是这么觉得的,他“设定过硬”,完美的外貌,坚韧而自尊的品格,举世无双的力量和出类拔萃的智慧。还有起点男主标配的大*。但是这些在起点所向披靡的设定,在沈垣面前都大打了折扣甚至起反作用。沈垣是个直男,他虽喜欢好看的外貌,却不至于像女孩子们一样迷恋。举世无双的力量在出了无间深渊后,只会让沈垣畏惧和逃离。大*……呃,不提也罢。不契合。他们不契合,或者说“表面看上去,丝毫不可能凑到一起。”


所以我那时有两个猜想,第一个,就是他们既然不契合,那么必定有所耗损和牺牲,有彼此的妥协。听起来很遗憾吧。或者是洛冰河隐藏起了他不讨沈垣喜欢的一面,表现出了沈垣喜欢的一面。或者就是沈垣出于一些喜爱,一些惋惜,一些愧疚,一些责任,种种综合之下的情感,选择了对洛冰河全盘接受,自己委屈求全。


但似乎又有什么不对。文中暗示不是这样的。沈垣喜欢摸别人的头,洛冰河不介意,甚至喜欢被摸。沈垣和洛冰河的配合堪称天衣无缝。而且不只是洛冰河配合沈垣,洛冰河与冰哥对决的时候,沈垣中途切入,却也可以与洛冰河无缝衔接。


他们是契合的。在冰哥这个人生赢家眼里,也是让人眼红的一对。他们满世界游山玩水,是一对神仙眷侣。沈垣不止一次要让洛冰河勇于展现自己的想法而不是隐藏,而事情也朝着沈垣想要的方向发展。这是因为什么?因为沈垣一次又一次的,对洛冰河的表达展现了全盘接受的态度,所以洛冰河的表达才会越发大胆。洛冰河何其敏锐,这不是假装,是真实。我那时给渣反的关键词是牺牲,妥协和成全。这些暗示让我很迷惑,我想不通。而且我那时有些觉得我在这部小说上是否花了过多的时间,用来往里面填充东西而非汲取东西。所以我的退坑警告才会是“要去认真读一些书”。因为我真的想不通很多。


直到这几天,我读了英文版。英文版更新到洛冰河强行把沈垣带回了幻花宫,我连正文带评论一起读了,我看到一些评论,说很不喜欢洛冰河。因为他手段简单粗暴,就知道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刚开始看这种男主还会觉得新鲜,现在已经审美疲劳了。他对沈垣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执念,而沈垣更没有理由喜欢他,沈垣很好,而洛冰河虽然有很多优越的条件,但过于神经质,几乎就是个神经病。沈垣喜欢他什么?只是看他可怜罢了。


我很生气。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气,看一句就在心里怼一句。他对沈垣的感情又岂是一个轻飘飘的爱所能概括的。有没有理由喜欢是他妈你说了算吗,他也根本不在乎你喜不喜欢。他们的事他们清楚就行。你只是外人,凭什么评判。也许我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因为我把自己的一些经历代入了洛冰河。没错,洛冰河是不好,每个人都不喜欢他,苍穹山敌视他,幻花宫怕他,魔界没有感情,只有对力量的绝对服从。连亲爹打飞机都直说了,他就是为了迎合观众审美创造的,打飞机其实自己也不喜欢他。而观众就真的喜欢他吗?在书外,可能,在书里,绝不。这每个人也包括他自己。不然,他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沈垣面前伪装?先是装的很若无其事,然后是装的很可怜,然后是装的很强硬,然后是装得很阳光,装得一如从前指望沈垣就会像从前一样待他。这些伪装有的成功了,有的没成功,心魔剑在持续腐蚀他的心智,他死扛着,最后终于全盘崩溃。他从一开始就明白,从无尽深渊出来的他,血淋淋,乖戾,是多么的不讨人喜欢啊。他自己都厌恶,又怎么敢去问沈垣,你喜不喜欢这样的我呢?他只是反复揣测,然后根据自己的揣测进行伪装。他的精神并不稳定,有时他想尽办法讨沈垣的欢喜,有时心魔剑在他脑中咆哮“管那么多干嘛,你一身力量是干什么吃的,抓回去关起来就对了”。“装,你就装,你怎么样你自己不清楚吗,你能装一辈子不成?等你装不下去了,他就会厌恶你,离开你了。”


这样的洛冰河。


我愤怒于评论中的不喜欢。对评论中的喜欢则一点感觉都没有。哈,喜欢什么,喜欢听话的么,洛冰河的态度一强硬评论区好感度暴跌。喜欢好看的么?这人是好看可是个神经病啊,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你们懂他么,什么都不懂。太多的误解。就算不误解又如何,你们不会喜欢,我也不会在乎。


可是怼完以后,我自己免不了不坚定地思考:沈垣又爱他什么呢,不,爱过于虚无缥缈,洛冰河想要的从来就不是爱。洛冰河是对沈垣有欲望,但于他而言欲望并不与爱情挂钩,而是非分之想。在关系上,他还是只敢求做师徒,连夫妻都不敢想。爱对于洛冰河实在过于虚无缥缈,他只抓住能抓住的东西。比如他们实实在在的,沈垣也承认的师徒关系。


而沈垣。洛冰河从来不去怪罪沈垣,因为他潜意识里,沈垣实在太过完美,给自己的东西实在太多,多到诚惶诚恐、患得患失,想要拼命挽留又自觉贪心的地步,所以在沈垣一旦收回了这些以后,他如堕地狱,又身处真正的地狱,但他潜意识里第一个念头只会是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惩罚?虽然他的自尊和理智在提醒他,沈垣当年说的话和现在的有不符,这该是错在沈垣的。但是沈垣之死彻底击溃了他。因为他真的差点失控,杀了一城的人。他真的是个魔头。他真的只值得这样对待。沈垣既然能为这一城的人牺牲自己尚不足惜,自然也会为了防止将来的魔头祸世而将自己的徒弟送进地狱。


这一切都说得通了。仇恨还未燃起就被自爆灵气的暴雨甘霖浇了个透。他只剩下悔。沈垣果然一点错都没有,错的是他。他真的错了。他只想赎罪。但在这些之外。他无法不感到委屈。我只想要这么点东西啊,为什么要告诉我,痴心妄想,你要的还是太多了,你根本不配呢?心魔告诉他,不管配不配,配不配根本不是个事情。只要有力量,一切都是囊中之物罢了。然而心魔错了,我有力量,但还是无法得到。所以,我真的不配。


5年无休止的自残是他对自己的贪婪的告诫和惩罚。


这是对赌之局啊。在精神状态的反复以及之后的爆发中,只要沈垣反感疏远,他就完了。真可怕,有一个人,他是你的老师,朋友,长辈,父母,爱人……一切。但只是你单方面这么认为。你害怕那一句“我们什么都不是”就像末日审判。但我是这样的一个人,我试过了我能做的一切,结果证明我什么也做不了。对这个人我除了苦苦恳求别无他法,就连苦苦恳求都怕惹他烦。这句话,迟早会到来吧。不过,这一次,我不奢求太多,我们什么都不是没关系,我黔驴技穷,我有力量,我也只有力量了,我就用力量来求得你或者说强迫你不离开。


但沈垣又一次救了他。沈垣说:“我只是为了你”。你是什么样,我现在全知道了。我全都接受。“师尊自己就会跟你走了”。


沈垣在这一刻的表现近乎于神。专门下凡来拯救他洛冰河的神。之后,无论洛冰河展现出什么,他也一律是这样的态度。


足够了。


还求什么呢。


我的师尊呀。


而沈垣的态度是因为什么?


很简单。这句话在小说的开头就讲了。


“没有什么是为天地所不容的。”


魔头是,神经病是,恋爱脑少女心也是。种种特异的特别,都是。


所以尽管展现自己就好了。


天地不容你,我来容你。


这就是全书的主题。在我明白的一瞬间,也真的刺痛了我。每种古怪都能被自己接受,被他人接受,心里和血管里流窜的毒素,浓稠到几乎堵塞,不用苦苦隐瞒,而是会被拯救。这该有多好。这可能吗,这不可能。


以前想不通的关节也全都通了。为什么沈垣明明有错,明明有破绽,洛冰河却从来都不提?


因为他根本想都没想过,沈垣对他的恩是因为什么。恩就是恩,没有为什么。去想别人为何对你施恩,本身就是不想把恩当一回事的表现。洛冰河不是这样的人。


为什么沈垣复活后,洛冰河第一件事就是对他说“我错了”?


因为这句话已经折磨了他5年。


还有其他种种。


比如为什么沈垣到最后仍然对向天打飞机有些怨言,但并没有深究。


因为向天打飞机写文的时候,只管爽不爽,而当这小说变成活生生的现实,自己补完了逻辑之后,残酷得几乎让人无法承受。沈垣是看得开的人,连他也不能。


真的很残酷。


但向天打飞机表示,哎呀,要恰饭的嘛,再说没有需求,又哪来的市场?这个锅我飞机不背。所以沈垣作为“需求”(虽然吐槽满天飞)中的一员,他是愧疚的。


我不禁又想到平行世界的魔道祖师,有一个人在对另一个人说出自己内心耿耿于怀的软肋。他摊牌:我就是这样一个恶人,彻彻底底的恶人,这样的我,你要怎么对待呢?


回应是,接受不了,“恶心。”


得不到的糖于是再也得不到了。


这是为什么呢?我想到心理疾病的治愈。其实不是治愈。治愈约等于灭杀。这种特征是不正常的,是病,所以应该治愈,也就是消失。


真正的“治愈”,是实现自我适应和社会适应相统一。也就是,你自己接受了自己,而你和社会,也相安无事。治愈之后,你的特别,就不再是一种需要消灭的疾病。


所以洛冰河慢慢好起来。


而另一个人,他屠城,他与社会共存不了了,他无可救药,他必须死。


我在半夜凌晨两点想到这些,情绪过于激动,泣不成眠,遂起来凭一时情绪在便签写下这些。


献给我心中住着的的那个洛冰河。


啊,终于是写完啦。


怎么说呢,有一种执念得以达成的感觉。


我在渣反,终于是没有什么困扰着我的死结了。


以后,我说不准,去留也说不定,随缘吧。


真的很高兴,能看到这本书啊。


有缘再会啦,渣反和你们。

【周叶】那些有关月饼的惨痛经历(合辑)

中秋节庆,老叶为兴欣战术指导。
私设如山,ooc有。
内有CP杜柔,微莫橙、林方,不喜慎入。
那么,走起?
————————————————————————
一.
    “小周,哥今年邮月饼可算是有经验了。”叶修从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透着一股子无奈:“这次月饼邮到了不准吃不完知道不?”
    “好。”周泽楷一一应下,等他挂了电话抬起头,发现众队员都用一副好像看全民公敌的眼神看着他。
    众队员内心:今年绝对不让冷冷的月饼在脸上胡乱地拍!

二.
    电话那一头的陈果好奇地凑过来:“给周泽楷买月饼很费劲?”
    叶修点点头:“差不多吧……”
    魏琛和方锐脸上写满了“我懂了您老快歇歇吧”。
    莫凡的嘴角微不可见地抽了几下。
    罗辑不明就里。
    苏沐橙揉了把罗辑的头,“啊小罗你不常在战队所以不知道……”
    “只要涉及到小周,无论什么样的话题都会变成虐狗大会。”

三.
    其实柔妹子对这事也略有耳闻。没办法,上个中秋她男朋友跟她通电话的时候还跟她哭诉自家战队队长没人性。
    “这几年每年这俩人都变着花样地来这么一着我觉得我都快成月饼精了……”
    唐柔内心憋笑憋到憋出内伤,面上却一本正经地回复道:“那还真可惜,我已经订月饼给你了,要不取消订单算了。”
    看着屏幕对面的青年慌乱地邓布利多式摇头就差举个写着“我不是我没有”旗子的唐大小姐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四.
    魏琛和方锐无语望苍天。
    “怎么感觉撒狗粮的又多了一对……”
    “还让不让单身狗活了啊……”
    “要不今年月饼钱他们出吧,就当撒狗粮好了。”
    “哪能这么便宜就放过他们,得让他们赔偿老夫的精神损失!”
    魏琛大大,点心大大,你们的节操呢?

五.
    “被狗吃了。”三点水大大笑得无比纯良。
    让我们为小周默哀。

六.
      点心大大上一秒还在喊叶修唐柔出月饼钱,下一秒就抱着个笔记本电脑愉快的和林大大腻腻歪歪。
     魏琛内心:mmp我怎么忘了这家伙也是个脱团狗。

七.
    苏沐橙还记得第十赛季的那个中秋节叶修偷偷摸摸跑过来问她怎么给周泽楷买月饼的事。
    “叶修哥我跟你讲,我当时差点没吓得快捷键110。”
    叶修一脸深沉地对她说:“沐橙啊,你给没给男孩子买过中秋节礼物?”
     苏沐橙方张得把莫凡送她的瓜子撒了一地。

八.
     “所以你每种口味的月饼买了一盒?”魏琛痛心疾首。“败家,太败家了!”
    “没办法啊,”叶修无奈地耸肩加摊手。“当时两个人在一起不到一年,对对方的了解也不够深,想准备个惊喜只好做周全了。”
     唐柔表示可怕。
    当时杜明可是吃了一个星期的月饼……叶修你确定你没把糕点店般空?
    不过这男友力,杠杠的。

九.
     叶修在一次败家之后成功地知道了周泽楷的喜好:除了蛋黄,火腿,腊肉,其它的都行。
    嗯,近似博爱党。
    这不也挺好养活嘛。
    然而第二年的中秋节,叶修成功地知道了什么叫大错特错。
    “天知道小周每种月饼都喜欢吃但每种只吃一点的。”叶修满脸沉痛:“感觉自家的家底都快被这位败光了。”
    那有本事您别买啊叶修同志!
    还专买贵的!
    看不下去了快滚吧您老。

十.
    “所以说嘛,美色误国。”某叶姓皇帝悠哉游哉地吐了口烟。
    呵,也不知道是谁被“美色”干得下不了床。

十一.
    “那第三年呢?”安文逸冷不丁的发问。
    “别提了,第三年我才对小周对甜食的喜爱程度和他吃甜食的能力有了一个正确的认知。”叶修把沙发上的嘻哈猴抱枕揉了一个遍。
    “一帆用一天吃完的月饼,他吃了整整三天半。”
   “然后他还拿给我们吃!”杜明幽怨的声音仿佛被周泽楷抛下的月饼的魂魄。

十二.
    “哎杜明你们现在在哪?”方锐阴笑。“怎么听着背景音乐有点喧嚣啊。”
     “方锐你少贫嘴。”陈果白眼以对,“人家战队出去娱乐好吧,街边撸串,小周买单。”
     叶修摸过苏沐橙的手机摆弄了几下,淡定地忽略一旁群众捂脸转头堵耳的夸张表现。
     “喂,小周啊。”
     “前……前辈……”
     对面的青年有些结巴,像极了他第一次来兴欣的时候被魏琛调侃到说不出话的样子。叶修记得他的脸比陈果塞到他手里的红富士还红,红彤彤的,像是冬天里的小太阳。
     “少吃点啊,晚上视频。”
     空气里名为喜悦的小粒子蹦跶蹦跶,从电话那头蹦跶到电话这头。
     “好。”
     电话这头的兴欣众人:“这两个不要脸的狗男男!”
     电话那头的轮回众人:“队长你还给我们吃什么月饼啊,光狗粮就管饱了!”

十三.
    “所以说叶修这次到底怎么邮月饼的?”罗辑有点纠结。
    安文逸眼镜反光“超市月饼大减价。每种口味一个。”
      “真不愧是叶修……”唐柔摇头笑笑:“也就周泽楷受得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俩人有种老夫老妻的既视感……
      算了,也就这样吧。
————————————————————————
END.
嗯,把之前的两篇添添改改做了个合集,顺便补了一下主视角。好了搞定了(躺平)
这篇文又名:《别人眼里每天都在秀恩爱的周叶》
今天也要努力为周叶产粮!!

三月春花渐次醒(短,甜,一发完结)

    王春燕最近喜欢上了少女心的青春偶像剧,对没错就是那种三俗校园风BG偶像剧,还喜欢说一些在本田樱看来很羞耻的句子。
    王春燕笑得春心荡漾“小樱啊,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踏进这所学校的大门时,就有一种……青春的感觉。”
    每当想起这一幕,本田樱就忍不住捂脸,同时又觉得槽多无口。
    青春你妹哦。
    谁家的青春是对着长得帅人品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高富帅校草春心萌动腻腻歪歪过来的哦。
    本田樱当时的回答是一副死鱼眼,与周围麻袋校服酒瓶底眼镜的高中生相映成趣。

    “小樱和我一起追剧吧。”王春燕笑得像朵盛开的狗尾巴花。
    本田樱眼明手快地将王春燕昨天晚上没做完的物理试题一把糊到了王春燕的脸上。
    “春燕桑小女建议您先做份物理试题醒醒脑。”
    王春燕一眯眼:“小樱你先放下手里的《国境以西》。”
    “春燕桑您太天真了。”
    “小樱你还真是无情啊。”王春燕笑而不语。
    两人眼角余光瞥到班主任油光瓦亮堪比特大号电灯泡的脑门儿,迅速摸出语文课本作捧读状。
    啊,这神奇的同步率。

    “小樱你手上的作业还有多少?”王春燕手上的笔做着布朗运动。
    “语文翻译,数学大题三道,物理卷子一张。”本田樱的眼睛堪比大号的电镜。
    “再过十分钟就走吧。”王春燕把物理习题甩到桌子上。
    “行,正好小女数学也快写完了。”本田樱眼睛里的笔尖型草履虫停顿了一下。“春燕桑您还有多少作业?”
    王春燕生无可恋 :“小樱你知道么,樱花的美在于静默。”

    如果忽略掉被课业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折磨得嘴上说不要身体也是相同想法的身心,夜游校园是一件很美的事情。
    在学校的钟楼下,无数晚樱的花枝静默在微凉的空气中,月光下流淌的影可似梦回少女的眼。王春燕轻松地避过一枝满花的桠。柔软而清艳的花瓣轻触脸颊,眼睫低回流转,带了点不动声色的暗示意味。
    这一次春燕桑说对了,樱花的美在于静默。
    “小樱啊,你觉得青春是什么呢?”王春燕的眼神空茫,像是问询又像是呢喃。
    本田樱感觉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

    青春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像一个不知道种类的种子,可以在心中描绘出各种它长大的样子,但当确实到了它长大那一天的时候,发现其实它只是一颗草籽。都说文学是对生活进行艺术加工的产物,但到了青春这里,差距大得堪比妹子化妆前后的脸;在巨大的落差间,少女内心某种隐秘的期望破灭得十分迅速,只留下空茫的哀伤。
    钟塔的阴影覆盖了本田樱的双眼,楼顶的射灯闪出明白的光。
    本田樱偏了偏头,让王春燕的脸庞清晰地投在自己的眼底。这次投影不同于电镜下的草履虫那般急速,而是缓慢而认真,如同摄影师对画面进行最后的微调。
    青春是什么呢?

    女孩子的鞋跟打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清清脆脆如同舞步。
    青春应该不是九门功课同步辅导,也应该不是少年少女卿卿我我嘻嘻笑笑。
    对于女孩子内心像是三月春花一样渐醒的情愫来说,可能只是一个人的一个回眸,一句话,一打卷子,一首如同浮光掠影的短诗,以及一个亦真亦幻的夜。
    踮起脚尖,一个轻轻的吻,以及安静的回眸。
    “走吧,明天还要上课。”
    王春燕笑着别开头,脸上晕开晚樱浅浅的粉。
    “哎呦,小樱你撩完人就跑啊……不考虑负责什么的么?”
    “嗯?”
    “比如和我在一起……追所谓的三俗青春偶像剧?”
    “该事件的可能性为零。”
    〈END〉

    画外音:
    “所以小女为什么要陪着春燕桑追无聊的三俗偶像剧啊!!!”本田樱崩溃地把脸埋在枕头里。
    本田菊十(xing)分(zai)同(le)情(huo)地说:“在下早就说过了,美色误国。”
    本田樱不屑地一声冷笑,“这话您有种晚上跟耀君说去。”
    本田-真-老司机-菊笑而不语。

   后记:
   这篇文的完稿时间大概是去年十二月,写完想发到网上然而一直拖拖拖到了现在。刚刚打字的时候最后改了下就这么愉快地上传啦!So我的Lofter首发就献给樱燕这对可爱的妹子咯!
   文笔什么的不要在意……好吧渣到没眼看了……(望天)恩……其实这篇文就是基于吐槽芒果台的言情剧而引发的,同时又加入了一些日常糖。(这里表示三次那么苦二次必须甜,不接受反对意见!)另我不是很擅长格式安排,希望大大能指点一下(鞠躬)。
    最后给耐着性子看完的小伙伴笔芯~感谢阅读~
    另:tag多到心累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