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色薄荷糖

三月春花渐次醒(短,甜,一发完结)

    王春燕最近喜欢上了少女心的青春偶像剧,对没错就是那种三俗校园风BG偶像剧,还喜欢说一些在本田樱看来很羞耻的句子。
    王春燕笑得春心荡漾“小樱啊,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踏进这所学校的大门时,就有一种……青春的感觉。”
    每当想起这一幕,本田樱就忍不住捂脸,同时又觉得槽多无口。
    青春你妹哦。
    谁家的青春是对着长得帅人品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高富帅校草春心萌动腻腻歪歪过来的哦。
    本田樱当时的回答是一副死鱼眼,与周围麻袋校服酒瓶底眼镜的高中生相映成趣。

    “小樱和我一起追剧吧。”王春燕笑得像朵盛开的狗尾巴花。
    本田樱眼明手快地将王春燕昨天晚上没做完的物理试题一把糊到了王春燕的脸上。
    “春燕桑小女建议您先做份物理试题醒醒脑。”
    王春燕一眯眼:“小樱你先放下手里的《国境以西》。”
    “春燕桑您太天真了。”
    “小樱你还真是无情啊。”王春燕笑而不语。
    两人眼角余光瞥到班主任油光瓦亮堪比特大号电灯泡的脑门儿,迅速摸出语文课本作捧读状。
    啊,这神奇的同步率。

    “小樱你手上的作业还有多少?”王春燕手上的笔做着布朗运动。
    “语文翻译,数学大题三道,物理卷子一张。”本田樱的眼睛堪比大号的电镜。
    “再过十分钟就走吧。”王春燕把物理习题甩到桌子上。
    “行,正好小女数学也快写完了。”本田樱眼睛里的笔尖型草履虫停顿了一下。“春燕桑您还有多少作业?”
    王春燕生无可恋 :“小樱你知道么,樱花的美在于静默。”

    如果忽略掉被课业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折磨得嘴上说不要身体也是相同想法的身心,夜游校园是一件很美的事情。
    在学校的钟楼下,无数晚樱的花枝静默在微凉的空气中,月光下流淌的影可似梦回少女的眼。王春燕轻松地避过一枝满花的桠。柔软而清艳的花瓣轻触脸颊,眼睫低回流转,带了点不动声色的暗示意味。
    这一次春燕桑说对了,樱花的美在于静默。
    “小樱啊,你觉得青春是什么呢?”王春燕的眼神空茫,像是问询又像是呢喃。
    本田樱感觉自己的心漏跳了一拍。

    青春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像一个不知道种类的种子,可以在心中描绘出各种它长大的样子,但当确实到了它长大那一天的时候,发现其实它只是一颗草籽。都说文学是对生活进行艺术加工的产物,但到了青春这里,差距大得堪比妹子化妆前后的脸;在巨大的落差间,少女内心某种隐秘的期望破灭得十分迅速,只留下空茫的哀伤。
    钟塔的阴影覆盖了本田樱的双眼,楼顶的射灯闪出明白的光。
    本田樱偏了偏头,让王春燕的脸庞清晰地投在自己的眼底。这次投影不同于电镜下的草履虫那般急速,而是缓慢而认真,如同摄影师对画面进行最后的微调。
    青春是什么呢?

    女孩子的鞋跟打在大理石的地面上,清清脆脆如同舞步。
    青春应该不是九门功课同步辅导,也应该不是少年少女卿卿我我嘻嘻笑笑。
    对于女孩子内心像是三月春花一样渐醒的情愫来说,可能只是一个人的一个回眸,一句话,一打卷子,一首如同浮光掠影的短诗,以及一个亦真亦幻的夜。
    踮起脚尖,一个轻轻的吻,以及安静的回眸。
    “走吧,明天还要上课。”
    王春燕笑着别开头,脸上晕开晚樱浅浅的粉。
    “哎呦,小樱你撩完人就跑啊……不考虑负责什么的么?”
    “嗯?”
    “比如和我在一起……追所谓的三俗青春偶像剧?”
    “该事件的可能性为零。”
    〈END〉

    画外音:
    “所以小女为什么要陪着春燕桑追无聊的三俗偶像剧啊!!!”本田樱崩溃地把脸埋在枕头里。
    本田菊十(xing)分(zai)同(le)情(huo)地说:“在下早就说过了,美色误国。”
    本田樱不屑地一声冷笑,“这话您有种晚上跟耀君说去。”
    本田-真-老司机-菊笑而不语。

   后记:
   这篇文的完稿时间大概是去年十二月,写完想发到网上然而一直拖拖拖到了现在。刚刚打字的时候最后改了下就这么愉快地上传啦!So我的Lofter首发就献给樱燕这对可爱的妹子咯!
   文笔什么的不要在意……好吧渣到没眼看了……(望天)恩……其实这篇文就是基于吐槽芒果台的言情剧而引发的,同时又加入了一些日常糖。(这里表示三次那么苦二次必须甜,不接受反对意见!)另我不是很擅长格式安排,希望大大能指点一下(鞠躬)。
    最后给耐着性子看完的小伙伴笔芯~感谢阅读~
    另:tag多到心累QAQ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