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色薄荷糖

时隔两年。真的很高兴认识你

良心书评不解释

裴无名——大纲三千下笔一百:

渣反是个套路故事,只不过写得很让人舒服,逻辑很顺畅,曾经我是这么以为的。


真香。


友军,别打我。


到后来我一再的读,还买了实体书,我开始觉得洛冰河这个角色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由于视角的原因,他身上隐去了许多的东西,有的可能过于残酷。他也象征了一些东西。他真的是个有意思的人物,我那时候是这么觉得的,他“设定过硬”,完美的外貌,坚韧而自尊的品格,举世无双的力量和出类拔萃的智慧。还有起点男主标配的大*。但是这些在起点所向披靡的设定,在沈垣面前都大打了折扣甚至起反作用。沈垣是个直男,他虽喜欢好看的外貌,却不至于像女孩子们一样迷恋。举世无双的力量在出了无间深渊后,只会让沈垣畏惧和逃离。大*……呃,不提也罢。不契合。他们不契合,或者说“表面看上去,丝毫不可能凑到一起。”


所以我那时有两个猜想,第一个,就是他们既然不契合,那么必定有所耗损和牺牲,有彼此的妥协。听起来很遗憾吧。或者是洛冰河隐藏起了他不讨沈垣喜欢的一面,表现出了沈垣喜欢的一面。或者就是沈垣出于一些喜爱,一些惋惜,一些愧疚,一些责任,种种综合之下的情感,选择了对洛冰河全盘接受,自己委屈求全。


但似乎又有什么不对。文中暗示不是这样的。沈垣喜欢摸别人的头,洛冰河不介意,甚至喜欢被摸。沈垣和洛冰河的配合堪称天衣无缝。而且不只是洛冰河配合沈垣,洛冰河与冰哥对决的时候,沈垣中途切入,却也可以与洛冰河无缝衔接。


他们是契合的。在冰哥这个人生赢家眼里,也是让人眼红的一对。他们满世界游山玩水,是一对神仙眷侣。沈垣不止一次要让洛冰河勇于展现自己的想法而不是隐藏,而事情也朝着沈垣想要的方向发展。这是因为什么?因为沈垣一次又一次的,对洛冰河的表达展现了全盘接受的态度,所以洛冰河的表达才会越发大胆。洛冰河何其敏锐,这不是假装,是真实。我那时给渣反的关键词是牺牲,妥协和成全。这些暗示让我很迷惑,我想不通。而且我那时有些觉得我在这部小说上是否花了过多的时间,用来往里面填充东西而非汲取东西。所以我的退坑警告才会是“要去认真读一些书”。因为我真的想不通很多。


直到这几天,我读了英文版。英文版更新到洛冰河强行把沈垣带回了幻花宫,我连正文带评论一起读了,我看到一些评论,说很不喜欢洛冰河。因为他手段简单粗暴,就知道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刚开始看这种男主还会觉得新鲜,现在已经审美疲劳了。他对沈垣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执念,而沈垣更没有理由喜欢他,沈垣很好,而洛冰河虽然有很多优越的条件,但过于神经质,几乎就是个神经病。沈垣喜欢他什么?只是看他可怜罢了。


我很生气。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气,看一句就在心里怼一句。他对沈垣的感情又岂是一个轻飘飘的爱所能概括的。有没有理由喜欢是他妈你说了算吗,他也根本不在乎你喜不喜欢。他们的事他们清楚就行。你只是外人,凭什么评判。也许我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因为我把自己的一些经历代入了洛冰河。没错,洛冰河是不好,每个人都不喜欢他,苍穹山敌视他,幻花宫怕他,魔界没有感情,只有对力量的绝对服从。连亲爹打飞机都直说了,他就是为了迎合观众审美创造的,打飞机其实自己也不喜欢他。而观众就真的喜欢他吗?在书外,可能,在书里,绝不。这每个人也包括他自己。不然,他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沈垣面前伪装?先是装的很若无其事,然后是装的很可怜,然后是装的很强硬,然后是装得很阳光,装得一如从前指望沈垣就会像从前一样待他。这些伪装有的成功了,有的没成功,心魔剑在持续腐蚀他的心智,他死扛着,最后终于全盘崩溃。他从一开始就明白,从无尽深渊出来的他,血淋淋,乖戾,是多么的不讨人喜欢啊。他自己都厌恶,又怎么敢去问沈垣,你喜不喜欢这样的我呢?他只是反复揣测,然后根据自己的揣测进行伪装。他的精神并不稳定,有时他想尽办法讨沈垣的欢喜,有时心魔剑在他脑中咆哮“管那么多干嘛,你一身力量是干什么吃的,抓回去关起来就对了”。“装,你就装,你怎么样你自己不清楚吗,你能装一辈子不成?等你装不下去了,他就会厌恶你,离开你了。”


这样的洛冰河。


我愤怒于评论中的不喜欢。对评论中的喜欢则一点感觉都没有。哈,喜欢什么,喜欢听话的么,洛冰河的态度一强硬评论区好感度暴跌。喜欢好看的么?这人是好看可是个神经病啊,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你们懂他么,什么都不懂。太多的误解。就算不误解又如何,你们不会喜欢,我也不会在乎。


可是怼完以后,我自己免不了不坚定地思考:沈垣又爱他什么呢,不,爱过于虚无缥缈,洛冰河想要的从来就不是爱。洛冰河是对沈垣有欲望,但于他而言欲望并不与爱情挂钩,而是非分之想。在关系上,他还是只敢求做师徒,连夫妻都不敢想。爱对于洛冰河实在过于虚无缥缈,他只抓住能抓住的东西。比如他们实实在在的,沈垣也承认的师徒关系。


而沈垣。洛冰河从来不去怪罪沈垣,因为他潜意识里,沈垣实在太过完美,给自己的东西实在太多,多到诚惶诚恐、患得患失,想要拼命挽留又自觉贪心的地步,所以在沈垣一旦收回了这些以后,他如堕地狱,又身处真正的地狱,但他潜意识里第一个念头只会是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惩罚?虽然他的自尊和理智在提醒他,沈垣当年说的话和现在的有不符,这该是错在沈垣的。但是沈垣之死彻底击溃了他。因为他真的差点失控,杀了一城的人。他真的是个魔头。他真的只值得这样对待。沈垣既然能为这一城的人牺牲自己尚不足惜,自然也会为了防止将来的魔头祸世而将自己的徒弟送进地狱。


这一切都说得通了。仇恨还未燃起就被自爆灵气的暴雨甘霖浇了个透。他只剩下悔。沈垣果然一点错都没有,错的是他。他真的错了。他只想赎罪。但在这些之外。他无法不感到委屈。我只想要这么点东西啊,为什么要告诉我,痴心妄想,你要的还是太多了,你根本不配呢?心魔告诉他,不管配不配,配不配根本不是个事情。只要有力量,一切都是囊中之物罢了。然而心魔错了,我有力量,但还是无法得到。所以,我真的不配。


5年无休止的自残是他对自己的贪婪的告诫和惩罚。


这是对赌之局啊。在精神状态的反复以及之后的爆发中,只要沈垣反感疏远,他就完了。真可怕,有一个人,他是你的老师,朋友,长辈,父母,爱人……一切。但只是你单方面这么认为。你害怕那一句“我们什么都不是”就像末日审判。但我是这样的一个人,我试过了我能做的一切,结果证明我什么也做不了。对这个人我除了苦苦恳求别无他法,就连苦苦恳求都怕惹他烦。这句话,迟早会到来吧。不过,这一次,我不奢求太多,我们什么都不是没关系,我黔驴技穷,我有力量,我也只有力量了,我就用力量来求得你或者说强迫你不离开。


但沈垣又一次救了他。沈垣说:“我只是为了你”。你是什么样,我现在全知道了。我全都接受。“师尊自己就会跟你走了”。


沈垣在这一刻的表现近乎于神。专门下凡来拯救他洛冰河的神。之后,无论洛冰河展现出什么,他也一律是这样的态度。


足够了。


还求什么呢。


我的师尊呀。


而沈垣的态度是因为什么?


很简单。这句话在小说的开头就讲了。


“没有什么是为天地所不容的。”


魔头是,神经病是,恋爱脑少女心也是。种种特异的特别,都是。


所以尽管展现自己就好了。


天地不容你,我来容你。


这就是全书的主题。在我明白的一瞬间,也真的刺痛了我。每种古怪都能被自己接受,被他人接受,心里和血管里流窜的毒素,浓稠到几乎堵塞,不用苦苦隐瞒,而是会被拯救。这该有多好。这可能吗,这不可能。


以前想不通的关节也全都通了。为什么沈垣明明有错,明明有破绽,洛冰河却从来都不提?


因为他根本想都没想过,沈垣对他的恩是因为什么。恩就是恩,没有为什么。去想别人为何对你施恩,本身就是不想把恩当一回事的表现。洛冰河不是这样的人。


为什么沈垣复活后,洛冰河第一件事就是对他说“我错了”?


因为这句话已经折磨了他5年。


还有其他种种。


比如为什么沈垣到最后仍然对向天打飞机有些怨言,但并没有深究。


因为向天打飞机写文的时候,只管爽不爽,而当这小说变成活生生的现实,自己补完了逻辑之后,残酷得几乎让人无法承受。沈垣是看得开的人,连他也不能。


真的很残酷。


但向天打飞机表示,哎呀,要恰饭的嘛,再说没有需求,又哪来的市场?这个锅我飞机不背。所以沈垣作为“需求”(虽然吐槽满天飞)中的一员,他是愧疚的。


我不禁又想到平行世界的魔道祖师,有一个人在对另一个人说出自己内心耿耿于怀的软肋。他摊牌:我就是这样一个恶人,彻彻底底的恶人,这样的我,你要怎么对待呢?


回应是,接受不了,“恶心。”


得不到的糖于是再也得不到了。


这是为什么呢?我想到心理疾病的治愈。其实不是治愈。治愈约等于灭杀。这种特征是不正常的,是病,所以应该治愈,也就是消失。


真正的“治愈”,是实现自我适应和社会适应相统一。也就是,你自己接受了自己,而你和社会,也相安无事。治愈之后,你的特别,就不再是一种需要消灭的疾病。


所以洛冰河慢慢好起来。


而另一个人,他屠城,他与社会共存不了了,他无可救药,他必须死。


我在半夜凌晨两点想到这些,情绪过于激动,泣不成眠,遂起来凭一时情绪在便签写下这些。


献给我心中住着的的那个洛冰河。


啊,终于是写完啦。


怎么说呢,有一种执念得以达成的感觉。


我在渣反,终于是没有什么困扰着我的死结了。


以后,我说不准,去留也说不定,随缘吧。


真的很高兴,能看到这本书啊。


有缘再会啦,渣反和你们。